您的位置:

首页>玄幻仙侠>鹿鼎记之师徒

鹿鼎记之师徒

话说韦小宝被九难师太从五台山抓走之后,以他的如簧巧舌编了一番三分真七分假的话,九难虽行走江湖几十年,但从未遇到这般狡猾的少年,也就相信了他。二人一同北上,韦小宝身边带着几十万的银两,一路上都是上好的素斋和茶水,毫不吝啬,也不是他大方,实在是因爲九难的美色。看官要说这九难都一把年纪了还有什麽美色?其实不然,清兵入关时,还是大明长平公主的阿九(参看金庸《碧血剑》)才十六岁,如今康熙即位也才数年,粗略算来这九难师太刚三十八岁而已。由于还是处子之身,又长年习练内家气功,姿色竟丝毫不逊于当年,且更多了一份成熟之美,虽断了一臂,又穿的是僧袍,仍难掩那一份清丽中透着成熟的美态。不要说韦小宝这样的少年着迷,如果是袁承志重履中土,那是说什麽也不会放过她的。韦小宝整日对着个大美人,心中着实舒畅,那还计较什麽银子。反正是好的、师太喜欢的都流水价地买来。你还别说,这小子真会讨女人欢心,在丽春院里没白呆。  
!!九难原本就是金枝玉叶,什麽好的没尝过?这麽多年江湖中风餐露宿虽习惯了,这下仿佛又回到当年,嘴上不说,其实心中又何尝不快乐呢。自此,对韦小宝是另眼相看。  
!!九难原本打算杀了皇帝后,在父皇的忌日到北京煤山上去拜祭一番。这下皇帝是没杀得了,反而捉着这麽一个讨人喜欢的少年,日子离父皇忌日还早,也就不着急。韦小宝心知没什麽危险,又怕皇帝找着他让他去当和尚,干脆安下心来陪着这个大美人尼姑。二人一路慢慢行来,好似游山玩水一般,从山西一直走了一个半月才到了直隶(今河北)境内。  
!!二人到了一家客栈,韦小宝知道九难爱清静,便包了后院小楼住进去。韦小宝打点好伙计,嘱咐他别让人来骚扰,再给九难沏了一壶好茶就上街去买些精致的点心和素斋。这一个多月一直如此,九难也不去管他,只叫伙计打来热水,準备沐浴。韦小宝到得城中有名的“胜月斋”买了些点心,本还想去逛逛,只觉浑身燥热,心中不禁骂道:“辣块妈妈!五月间就这麽热!”当下也无心逛街,提着点心回到客栈。  
!!小宝上得楼来,正準备敲九难的房门,只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,知道九难在沐浴,不禁心中大喜,立刻脱掉靴子提在手中,悄悄来到隔壁房间,用匕首在墙上挖了一个小洞。他那匕首削铁如泥,挖洞时竟没有半点声音。他摒住呼吸睁着一只眼朝那洞中望去。果然,九难正坐在浴桶中用汗巾上下抹着。以韦小宝在丽春院里丰富的偷窥经验,这洞挖的正是地方,在衣柜和床之间,不易被发现又能看得清楚,小宝心中不禁得意起来:“乖乖隆地冬!这才是我韦小宝的真本事。”  
!!九难已有几日未曾沐浴,这下洗得浑身舒爽,恨不得在浴盆中睡上一觉,以她的功力竟未发觉隔壁那个呼吸急促的小子。只见九难用仅有的一只左手在身上擦洗着,脸被水的热气蒸得红红的,如凝脂一般的皮肤由于用力摩擦的缘故也透着一丝粉红色,右肩断臂处早已长得十分光滑,只比周遭的皮肤稍红,除下了僧帽的光头竟比满头青丝更让人着迷。小宝直看得血脉忿张,也顾不得眼睛酸痛,只死死地盯着那满是肉香的胴体。只恨水面下的大部分身子看不见,心里着急得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。

!!一会儿的工夫,小宝的阳具早已涨得如铁棒一般,他一边用手搓着,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,生怕错过了一点。隔壁房中的九难浑然不觉,拧干了汗巾,站起来擦身子。虽说已到中年,可仍是处子的身体很是争气,饱满的双乳圆润、坚挺,纤腰、丰臀、玉腿构成诱人的曲线,小腹平滑而没有一丝皱纹,下腹三角区一片阴毛如黑色毯子似的掩住那诱人的地方,笔直的双腿线条优美。待得九难迈出浴桶,那一双天足也是娇巧玲珑,浑身上下除断臂之处竟无一点瑕疵,端的是如无双美玉一般,何曾象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。这下可苦了隔壁的小宝,看着九难慢慢地擦干身子,开始穿衣服,那双乳象两只小兔子一般可爱,让人看了就消魂的“玉门关”更是若隐若现,小宝的手动得愈发地快了……。好容易等九难穿好僧袍,小宝这边也终于告一段落,只可怜雪白的墙壁上多了好些物事。  
!!说实话,这些天来小宝已把九难当成了自己的妈妈(当然不是扬州的那个,而是每个孩子都梦想过的仙女似的妈妈),或者是和蔼的大姐姐。可到今天,他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多麽诱人的尤物啊!看着九难穿上了僧袍,宝相庄严,小宝的心中却仍是那旖旎的风光,他不禁暗暗咬牙:“老子一定要把她弄上手!”  
!!想想倒是简单,可具体怎麽办就爲难了。头皮几乎挠破了一层,终于终于,他想起了丽春!院里逼姑娘“下海”的办法,三分蒙汗药加七分春药保证让人服服帖帖,他老娘早就把这办法教了给他,好方便以后开妓院,谁成想先用到佛门弟子身上了。当下,小宝计划好了一切(真是个采花的好料),先将点心送给九难,也不敢多看这刚出浴的美人,马上退将出来。到城中最好的药铺,用二百两银子疏通掌柜,要了最好的蒙汗药和春药,按“蜜方”配好,装在纸包里,又去喝了二量酒壮壮胆,这才回到客栈。  
!!好容易捱到天黑,小宝下厨指点伙计做了几样小菜,又亲自把药调匀了放在每个菜和茶水里,当然是加料再加料的,谁让九难是武林高手呢。  
!!韦小宝强忍着激动,调匀了呼吸,把饭菜端上楼去。九难正打坐完毕,见几样小菜倒也精致,加上今天沐浴得痛快,心情大好,叫小宝坐了一边相陪,便吃了起来。  
!!小宝假意每样都吃了一些,其实只是挑些不进药味的辣椒之类下饭,而对九难又是斟茶,又是介绍菜的来曆、做法。九难见他细心烫贴,心中倒也受用,菜啊、茶啊吃了不少。小宝一看时机差不多了,药的分量也该够了,立刻以手捂头,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师…太,菜…里…有…药…”说完就倒在了地上。他的演技倒也了得,想当初连海大富这样的老江湖也不易发觉,更别说九难这样老是对着青灯古佛的“假”江湖了。九难一看,心中不免一惊,忙运气护体,谁知这一运气,只觉得一股大力从小腹沖向全身各处,身体一阵躁热,头也有些晕了,硬挺着提起一口气,抓起韦小宝,刚放在床边,就浑身一软,倒在地上。小宝大喜,试着喊了几声师太,见没反应,跳将起来,把九难抱到床上。  
!!小宝忍住心中狂喜,飞也似地脱光了自己,跳到床上,先取下九难头上的青步帽,抱着光头又亲又咬(当然不是真咬,韦小宝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)。一路亲下来,解开了僧袍,脱掉里面的小衣,那香喷喷、滑溜溜的身子就露了出来。小宝忙不叠地抓、揉、舔,几乎把整个身子都亲了个遍。等到了那三角地带,眼前的美景顿时让小宝呆住了。在丽春院里也见过不少女人,阴户也见过,可从没有这麽美的,粉红的肉缝、粉红的后庭小巧可爱,其余地方光滑洁白,阴户上方有一片阴毛,细细的、柔柔的,就别提多美了。小宝忍不住用长舌舔着肉缝,还不时伸进去“逛逛”,只觉得香滑无比。手也不停着,不住地抚摸,真是上下其手。  
!!这时九难哼了一声,差点把小宝的魂都吓出来,还好他立刻明白了,这是药开始发挥了。原来这蜜方也非浪得虚名,一开始是蒙汗药起效,等準备工作做好之后,春药就上场了。九难只觉得昏昏沈沈,下体火烫,一阵阵从未有过的快感从最隐蜜处传来。这感觉又似曾相识,啊,对了,那年和袁大哥在皇宫自己的绣榻上就是这感觉。哦,又不一样,这不是梦,这感觉好清楚、好强烈。她禁不住叫了出来:“大哥,快抱我,我好想你!”小宝听得,也顾不了许多,起身压在了九难身上,九难的四肢立刻缠了上来,下体不断地向上挺着。小宝虽说也是第一次,可总是见多识广,许\多事见得多了,也就会了,何况这本是人伦之道。当下扶着阳具,顺着淫水“噗”的一下,竟一插到底,九难顿时大叫一声,毕竟这是她第一回。小宝只觉得到了一个天堂般的地方,又湿又热,紧紧地包着自己的阳具,爽得也叫出声来。  
!!小宝开始忍不住大抽大送起来,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,只有从龟头上传来的阵阵酥麻。九难也苦尽甘来,死死地搂住身上的这个男人,只要他不停下来,他是不是袁承志都已不要紧了。淫水不住地往外流,床上已湿了一片,但二人顾不了这些,只专心地抽插着。九难只觉得自己在向上飞,飞啊,飞,终于,一股不知从哪冒出的力让自己飞到了最高处,再慢慢地向下滑,这是从未有过的快乐啊,她几乎都把嗓子喊哑了。  
!!韦小宝还真了得,第一次就如此厉害,他也不管九难,只是埋头苦干。又插了数百下,当九难又一次飞的时候,小肚子上一阵痉挛,大股大股的精液喷了出来,直喷到阴户的最深处。小宝大叫一声就倒在九难身上睡了过去。九难也因爲快感的沖击而晕厥了。  
!!不知过了多久,九难率先醒来,她一看有个人牙在自己身上,忙把他推到一边,发觉自己全身赤裸,下体又湿又粘,动一下还隐隐作痛,知道自己失贞了,不禁悲从中来,三十几年苦守的贞洁就这样失去了。转头一看,这男人竟是韦小宝!九难挥起一掌就向小宝劈去。  
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韦小宝翻了个身,变成后背朝上,九难一看,手掌就停了下来,原来韦小宝背上有十几道红印,一看就知是手指抓的。九难楞住了,“难道是我抓的?”看看自己的手,真的有血迹,刚才那疯狂的一幕又重现在眼前。“唉,真是冤孽!”  
!!九难忍着疼,下床洗静下体,穿上衣服,用被子盖住韦小宝赤裸的身体,一掐他的人中,韦小宝啊了一声醒了过来。睁眼就看见九难面色如霜地盯着他,马上把早已準备好的话说出来:“师太,你怎麽样?啊,我怎麽没穿衣服!”九难沈着脸问:“饭菜是你守着做的吗?”“是啊,我一直守着,就是去撒了个尿。”九难见他说的粗俗,皱了皱眉,转过身来,忽然发现满是残羹冷炙的桌上有一张纸,拿来一看,上书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“可笑!可悲!可耻!”九难刚才只顾着穿衣,这下一看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。“没哪个江湖人物爱用这样的口气呀。难道是哪个仇家?”思前想后也理不出什麽头绪,可她万万没想到是韦小宝随便找了个大街上代写书信的人写的,她只道韦小宝不识字,也没胆量干这事。这全赖她刚被开苞,心神大乱,否则以她的智慧怎会发觉不了其中的问题。话说回来,韦小宝的计划本也不是毫无漏洞,总算他运气好,又碰上九难这无甚江湖经验的尼姑,竟被他蒙混了过去,也许\这真的是冤孽吧。  
!!九难心中满是疑惑,也不多说,只让小宝穿好衣服回房去。韦小宝如蒙大赦,飞快地逃回房间,回想起刚才的滋味“真他妈的爽,只可惜没下次了。”  
!!经过了这事,九难什麽兴致都没了,带着韦小宝整日赶路。一路上二人也不谈那日的情景,只是九难仿佛在躲避小宝,干什麽都尽量一个人,小宝倒也乖巧,得便宜的反正是他。很快,二人就来到了京城,九难去拜祭了崇祯,小宝也终于知道她的身份,心中更是高兴:“没想到我韦小宝还当了大明朝的驸额。”但脸上却装作一片悲哀,陪着哭了一场,九难也觉得他每那麽可恶,“那晚也不怪他,一切都是冤孽。”  
!!二人找了陶红英,又见到了阿珂,九难收小宝爲徒(也许想以次来忘记那个夜晚)三人一路南下。(具体请参看金庸《鹿鼎记》)这一日到了江西境内,阿珂居然和郑克爽跑了,韦小宝又气又急,九难倒没什麽。反正也没事可做,两人就在南昌城住了下来,平日里很少说话,倒也相安无事。  
转眼间到了七月,天气渐热。一日晚饭后,九难叫小宝到她房里去,小宝一进房门,见九难阴沈着脸,心知不好,但只有硬着头皮来到九难座前。九难歎了口气,说道:“小宝,师父和你商量个事…唉…在直隶时我们中迷药的那晚发生了什麽你还记得麽?”  
小宝慌了神,以爲九难知道是他设计的,忙跪下来,流着泪(和刘备一样说哭就哭)说:“师父恕罪,小宝不是有心的!”  
九难见状更是难过,断断续续地说:“阿弥陀佛!师父知道不怪你,可…师父…有…身…孕…了。”  
这一句吓得韦小宝不住地磕头“小宝该死!小宝该死!”  
好一会儿九难才说:“小宝,师父不怪你,只是和你商量一下该怎麽办?”  
“师父是想要这孩子吗?”  
“唉,我考虑了很久,虽说是冤孽,我也可以用内功把孩子打掉,可他终究是一条小生命啊,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怎可杀生呢?阿弥陀佛!”  
“那师父打算把孩子生下来吗?”  
“爲师…啊…不,我们不能再师徒相称了,告诉你吧,我本名朱玉华,出家前别人都叫我阿九,你今后就叫我九姐吧。”  
“九姐,九姐。”  
“唉,我的确是想把孩子生下来,你能不能安排一下,毕竟你是孩子的爸爸呀。”  
“好吧,师父,哦,九姐,我们找一处园子,买下它,你就安心待産吧。”  
“小宝,谢谢你。其实你除了没学问其他的地方都是不错的。我这样也不能再修行了,上天既然注定要如此,我只有还俗。”  
小宝心中一动,道:“那我去给九姐买些俗家的衣服。”  
九难道:“我怎能穿满人的衣物,现在暂时先穿僧衣,等买了园子再做些我们汉人的衣服吧。”  
“好,一切都听九姐你的。”  
九难扭捏了半天,说:“既然要生这孩子下来,你就要负责任。我不想孩子没爸爸。”这九难修行了几十年还是摆不脱女人的本性。  
小宝大喜,知道有戏,马上道:“九姐,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娘俩的。”  
九难说:“我们年纪差这麽多,夫妻是不能做的,只要你不忘记我们母子就好了。唉。真是的,我出家几十年竟被你这小子坏了修行,也罢。”  
韦小宝也真是精灵,说:“九姐你是大明的公主,我小宝怎敢高攀,但你是我第一个女人,我永远把你当我老婆。”九难听后,也觉小宝甚是懂事,不觉对他又高看了几分。  
二人又商量了些具体的事,小宝正準被备回房,九难羞涩地叫住了他:“小宝,虽然我们不能拜堂作夫妻,但我们也不是师徒了,今后,你就…睡我房里吧。”韦小宝闻言,差点高兴得跳起来。咦,九难怎会这麽说呢?原来女人毕竟是女人,九难活了将近四十年,虽说当了尼姑,可也怀过春,虎狼之年的她自那晚被破瓜之后,嘴上虽不说,可有许多夜晚都春情勃发,恨不得叫小宝再来一次。经过两个多月的深思熟虑,终于作出了还俗生子的决定,也打算把一生都交给韦小宝了。不知这真是孽缘,还是她破罐破摔,反正韦小宝是十世修来的福气,真让人羡慕啊!  
九难虽有些羞涩,但还是让小宝伺候着脱了外衣,只穿了小衣钻进被窝。韦小宝也不敢放肆,脱了外衣。看九难闭着双眼,但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,如玉的脸庞泛起一片红晕,那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刚进洞房的黄花闺女。韦小宝禁不住在脸上香了一口。九难声如蚊鸣地说:“小宝,来吧,轻一点就没事。”韦小宝如蒙圣旨,三两下扯掉自己的衣服,光着身子靠了上去。只感到九难不停地颤抖,小宝将嘴唇凑上开始吻九难,九难不知是否爲了尝试亲吻的滋味,竟然主动回吻小宝,两个人火热的双唇紧紧贴住,刹那间九难的舌头就被吸出去,互相交换彼此的唾液,舌头交缠互相在对方口中舔舐。九难只觉得浑身发软,不禁羞耻的暗想:“难道我真是淫蕩的女子,只是接吻就快要发疯了。”  
小宝接下来进攻的是衣下的俏丽乳房,右手抓住胸前椒乳,开始轻轻的揉搓,同时也慢慢解开碍事的小衣一张嘴更凑到右乳乳头,一阵轻咬慢舔,或用舌头用力顶,九难觉得自己的身体冒出冷汗,子宫敏感的反应,感觉出花蕊开始湿润,不过她尽量使自己的身体僵硬,不想让小宝知道她有这样的反应,不愿小宝以爲她是淫蕩的女人。  
小宝当然无从知道九难心里的挣扎,嘴在一个乳头上,同时用手抚摸九难身体的曲线,从细细的腰摸到丰满的臀部,然后摸到背后,这样来回抚摸的结束,九难已经无法保持静止,不由得扭动臀部,看到九难的这种动作,小宝吻乳头时发出啾啾的声音,抚摸臀部的动作也加快。  
九难渐渐有一阵趐麻的快感,口中不自禁的嘤咛一声,道!“啊……我不行了!好难爲情……”就在这时候,乳头上突然産生强烈的痛感,因爲韦小宝用手弹了一下已经勃起的乳头,痛感直达脑髓,倒反的甜美淋痹感扩散到全身,发出没有声音的呻吟,九难下意识的在下腹部用力的刹那,就好像等待这个机会一样,小宝的手趁机会插入臀部的沟里。九难感到焦急,羞耻道!‘啊,不要!!在那种地方。’可是小宝的手毫不留情的在臀部的沟里摸索,同时更将姆指伸向菊花蕾处,一顶一顶的刺激着她,九难虽觉得羞愧万分,还是被趐痒的感觉刺激的鼻息咻咻,就在这个时间里,小宝也从九难平坦的腹部向下舔,舌头在阴毛的边缘游动,火热的呼吸钻在蜜穴上的感觉,更使得九难的焦急感增加。  
!!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火热的反应,九难感到害羞也很好奇,只能任凭小宝大快朵颐了,小宝的手慢慢的逼近核心,用手指测量着肉缝里面的长度,鼻子还在草丛上闻来闻去,毫不停歇的肆意轻薄杀得九难混身一软,鼻中不自觉的一阵轻哼。  
小宝突然从下面用力举起九难的左腿,虽然已经答应任由小宝享用她的身体,但对一个女尼姑而言,采取这样的姿势未免太淫秽,大腿和另一条大腿已经成爲九十度的角度,把性感的蜜穴完全暴露出来,只见粉红色的蜜洞口微微翻开,一颗粉红色的豆蔻充血挺立,露出闪亮的光泽,缕缕\春水自洞内缓缓流出,在强迫分开的花瓣内部,已经存满女人的花露,闪烁着迷人的光泽。  
不仅是采取这样淫秽的姿势,还被小宝看到自己兴奋的证据,对一直遵守戒律的九难而言,更觉得难过,可是当小宝把她大腿扛在肩上,开始舔起蜜穴的裂缝时,九难的那种想法也立刻被沖走,事情到这个地步也顾不得羞耻和体面,任由身体産生性感反而是最好的方法。  
很意外的小宝的口交非常仔细,并不是不顾一切的在那个部位上乱舔,开始时以似接触不接触的微妙动作逐渐加强,发现是九难的敏感带时,就执意的停留在那里,只见她双颊泛红,星眸微闭,鼻中一阵咻咻急喘,混身瘫软如绵,九难不由自己的摆动皓首,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。  
感到九难的下体湿了,小宝的手转向蜜穴进攻,左手绕过背臀,用食指及无名指拨开两片娇嫩的阴唇,中指‘滋’的一声,老实不客气的插进蜜穴内,中指急剧在如珍珠的阴核震动,要教眼前的美丽尼姑更放蕩,九难敏感部位受到羞耻呷玩,下体不理主人的意愿,自行因快感而分泌出蜜汁,使九难大腿上也沾了很多。看到平常严守清规戒律的尼姑,竟然变成了淫水不断流出的浪蕩女人,小宝感到非常高兴,更得意的用舌尖压迫阴核,不停扭动拨弄,九难忍不住像抽筋一样使臀部痉挛,口中更开始传出阵阵淫糜的娇吟声,小宝的嘴就压在阴道吸吮,发出“啾啾”的声音。快感的汗水不停的散发肉体的热量,流出来的骚水也增加,从支持身体的  
大腿流下去,就是连九难本身都能感觉出来,鼻中更传出令人销魂蚀骨的哼叫声,小宝每喘一口气,就连连喊着痛快,然后彻底的玩弄阴核,这时候阴道口已经完全大开,小宝就把巨大的舌头插进去。産生如同阳具插入时的快感,九难在这刹那有了昏迷的感觉,只好靠集中精神在大腿之间,勉强使自己不要昏过去,小宝的舌头使九难産生甜美感,急剧的刺激让她失去控制,扭动蛇腰及使臀部作弧形的摆动,做出了无意识的动作,不但不可减轻难受感,反而使舌头更爲深入蜜穴,淫水也如缺堤流出,最后还甚至盼望小宝的舌头永远这样进进出出。  
这时候的小宝也非常激动,用舌头在洞里深深的插五、六次,当那里的入口已经扩大和湿润时,就把扛在肩上九难的腿放下,道:“我现在要插进去了,九姐準备好了吗?”这样一面说,一面在先前确定九难最敏感的耳垂到脖子舔过去,因爲刚使性欲彻底受到刺激,所以带痒的那种感觉,一下就吸引住九难的注意力,就在九难的心完全在小宝的吻上时,小宝将另一只手伸向九难的圆臀,双手托起她的美臀,就这样紧紧箍住她无暇赤裸的娇躯。此时的九难正被小宝的挑逗刺激得全身趐麻酸软,忽然觉得身体一阵摇晃,不自觉的把手勾在小宝的颈上,双腿更是紧紧的盘在他的腰臀处,一颗臻首无力的靠在他的肩膀,小宝就趁机会分开她的双手,把巨大的龟头送到蜜洞口,好一副香豔迷人的绮丽风光。就在坚挺的肉棒碰到花唇的刹那,九难身体不由得紧张起来,大腿间感受到有异常的压力感,龟头突破蜜唇进入里面,九难娇俏的脸庞呈现圣洁的气息而又加杂了淫蕩的妩媚,以行动回答小宝,将雪嫩的臀部前送,肉棒立刻贯穿花心,那种塞得满满的感觉,不由得使再次接受肉棒的九难,回味刚才龟头插入的快感。  
小宝往下压住九难妩媚扭动的躯体,张开的修长玉腿仍旧挟着小宝的腰臀,大腿上还残留着由蜜穴流下来的丝丝淫水,早已湿润的花瓣不断摩擦小宝的肉棒,因爲阴唇朝上得以更深深进入的肉棒,从下面碰到子宫使九难皱起眉头,以不停摇动的臀部发泄自己的欲望。  
小宝用双手牢牢抱住九难的臀部,胸膛紧紧贴住她雪白娇豔的乳房,九难身体开始扭动后就停不了,两手无力的挂在小宝的肩上,口中的娇喘逐渐狂乱起来,臀部加大了扭摆的幅度,剧烈的动作把大量渗出的淫水飞溅到地上,这比死更难受的感觉叫她流下欢喜的眼泪\,此时只要能减轻身下所受的酸麻,就是要她作什麽耻辱动作她也会照做的。长长的肉棒在黑色软毛围绕的裂缝里,不停进进出出,很快就沾满蜜汁,变成发出光泽的活塞,有如用铁刺穿臀部的刺激感,很快使九难达到高潮,挂在小宝肩上的纤手也慢慢移到腰间,身躯像蛇般缓缓扭动起来,高耸柔嫩的双峰随着气息起伏。九难红润的嘴唇喃喃吐露不清的字彙,小宝看到她这样有快感,更精神百倍,更用力的猛插肉棒,在不停流出蜜液的阴洞里挖弄,趐痛麻痒的感觉杀得九难混身炽热难当,嘴里的娇喘也逐渐转爲阵阵的哼啊声。  
终于突破快感的界限,九难张口淫蕩的浪叫道:“啊……不行了……我快要疯了……”在花瓣産生强烈收缩感时,用双脚夹紧小宝的身体,从肚子到臀部的豔肉开始不停的痉挛,阴道里的痉挛,也使小宝的兴奋更加强,腰部的扭动也更加速,用更大的力量在蜜洞里抽插。  
九难此时如受雷殛,整个身体一阵急遽的抖颤,整个灵魂仿佛飞到了九重天外,小宝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嘴唇,陶醉在性交的快感里,突然要九难停止,自己仰卧在床上,把勃起的肉棒拉到垂直的位子,道:“来吧,请九姐骑在我身上。”九难好像迫不及待的翻起来,毫不犹豫的骑上去,因爲刚才的抽插行爲后,还没有干的肉洞,立刻对正几乎有鸡蛋大小的龟头上,然后身体在欢喜的颤抖中慢慢坐下去,成男下女上的姿势,九难两手按着小宝的胸膛,一下一下的摆动蛮腰,将自己的隐蜜处送进小宝的肉棒。今次是女性作主导的体位,九难很容易得到快感,她开始学会如何利用穴中肉棒去满足自己,当想要顶到底就一股气把臀部挺前,想磨擦穴内肉壁就晓得扭动臀部,九难极乐的呻吟,仿佛整个灵明理智全被抽离,胸前美乳向上下滚动,臀部把肉棒吞入又吐出,淫水也给大量抽出。一阵阵的快感往脑中袭来,九难微睁着一双迷离的媚眼,含羞带怯的看了小宝一眼,伸出玉臂,勾住了他的脖子,仿佛两人是情人一般,沈浸于自我的欢愉,丰满娇美的臀部在小宝赤条条身体上疯狂的摆\动,小宝的一只手搓揉着娇豔高挺的乳房,从没有享受过这种欢愉感觉的九难,想让自己一直被小宝抽插,一点也不想停下来。  
高潮袭来,九难忍不住抽搐,在蜜穴夹紧度渐松下来的时候,小宝挺起后背大叫,在蜜穴中进行了一下大力的抽插,这使九难的高潮快感得以延续,跟着每当她的肉体刚要缓下来的时候,小宝就对蜜穴作出数下抽插,使九难的淫劲不停的持续。  
小宝有技巧的插入,这使九难得到无痛的初夜,尝到性爱的快乐,在连续的高潮快感下,九难受不住不停的刺激,魂虚目眩之下就幸福的半昏过去,受到长时间被阴道夹紧及吸啜,性感的蜜穴让小宝忍不了,肉棒吐出粘粘的精液,热情的精液就全喷射入昏睡的九难肉体深处,每一次都使九难沈入快感的大海。  
这一战居然有一个多时辰,两人在极度疲劳下沈沈睡去,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起来。九难看着床上的一片狼籍,想想昨晚的放浪,禁不住满脸通红,韦小宝看着美貌师父的羞态,不免淫性又起,一把搂过九难,九难也就顺水推舟,两人又大战了一场。  

两人在南昌城里盘桓了近一个月,几乎试遍了各式的花样,九难也逐渐放开怀抱,被韦小宝拉入了欲望的深渊。九难的肚皮逐渐大了起来,再不想办法就遮不住了。两人遂又北上,九难仍穿着宽大僧衣,以遮掩肚皮。到了富庶的两湖一带,韦小宝花了五万两银子买下一座大园子,又请了十几个丫头老妈子照看九难,自己按九难的吩咐上北京接陶红英。